138、把家还

那一日,天雷勾动地火,斗技场中的景象,成为了无数在场魔修的噩梦。

可能只有舒凫和江雪声他们自己知道,早在一开始,那并不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。

他们最乐观的预期,其实只是救出所有神兽,团团圆圆把家还而已。

但是,与凌波的不期而遇,南宫溟的临阵倒戈,以及在众人浑然不知的情况下,邬尧和凌波成为了“1+1>2”的神蛟侠侣……所有这一切,都成为了推动局势逆转的变数。

原先的计划是一击脱离,如今变成了“闯入敌阵,开一波屠.杀再脱离”。

虽说结果只是多收割了一波炮灰,赵九歌毫发未损,但论对魔修气焰的震慑,对正道士气的鼓舞,都堪称效果拔群。

人间,苦魔修久矣。

总之,江雪声达成了他想实现的目的,再也没多看狡慧魔君狼狈消散的化身一眼,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至于舒凫,她在人群中的状态,只能用“鲨疯了”来形容。

一剑一个小魔修,杀不尽的恶人头。当年入门试炼中的幻境景象,俨然已成为现实。

被江雪声提溜着离开的时候,她还颇有些意犹未尽:

“先生,我还能行。你放开我,让我回头再砍十个。”

江雪声微微失笑,漆黑眼珠一转,用一句话打消了她的挣扎:

“魔修杀之不尽,只因魔道惑人,总能吸引贪得无厌、急功近利之人踏上歧途。凫儿若想根绝魔道,与其杀这一两个魔修,不如……”

舒凫:“不如?”

江雪声:“不如,大力推行你的‘核心价值观’。”

——简单来说,就是普及修仙界思想品德教育,从娃娃抓起,断绝群众加入违法犯罪组织的可能性。

舒凫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才会在二十年间孜孜不倦,尝试用浅显易懂的语言,鲜明生动的案例,对世人进行一场漫长而殷切的劝说。

集大成者,就是她送给南宫溟的《修仙界核心价值观》。

当然,正所谓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,空有口号和道理,是不足以改变世界的。

舒凫深知:劝人向善,引人追随,除了具有说服力的思想之外,还需要足以荡平一切阻碍的强大实力,以及数十年如一日行走人间,哀民生之多艰、渡众灵之疾苦的深厚慈悲。

就好像当年的姚、魏两城,花童之死,固然应当归咎于凡人愚昧,但如果旱灾不解,空口劝说众人“克己复礼”,只怕也是徒劳无功。

物质决定意识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道德教化不可少,民生工程也要跟上。

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”

如此简单的一句偈语,背后却要付出数不尽的血汗辛劳。

江雪声说,很少有修士会以此为“道”,将有限的生涯投入到无限的为百姓服务之中去。

大多数正道修士,虽然不像魔修或凌霄城一样权欲熏心、为非作歹,但诸事仍然以己为先,在行侠仗义之外,将自己的修为进益、爱好趣旨放在第一位。

所有人,都在追寻属于自己的“道”。

凌霄城城主凌山海的道,是鹓鶵一族登临绝顶,众生俯首参拜,重现上古神鸟的辉煌。

玄玉宫掌门凌波的道,是完成龙族后裔的使命,是大庇天下女子俱欢颜,再也没有少女在黑暗中独自饮泣,所有的羽翼都能舒展,所有的伤痕都被抚平。

明潇真人的道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“剑”。当世之剑仙,其心境早已超脱于三界六道之外,不在红尘五行之中。她看似这个世界的背景板,实际上应该是天花板。

谢芳年——风远渡心中有凤族的未来,昭云有玉兔,萧铁衣有天狐,叶书生有萧铁衣。

柳如漪不仅有鸿鹄,还有他最爱的美貌女装。

师小楼不仅有青鸾,还有吃喝玩乐真开心,技术宅真开心,双修更是特别开心。

凌奚月心中没有鹓鶵,只有去你妈的鹓鶵。

司非……他太过年轻,对于“鲛人一族”的概念还很懵懂,与其说他认识到肩头的责任,不如说他只是觉得“师父说的都对”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人。

秋心掌门,大师兄戚夜心,大师姐云英,白恬,菡萏,芳菲,姚篁和魏芷,田馨和大黄……

所有人,都在朝向自己的目标前进。

在舒凫身上,只有一点不同。

她降临在这个世界的时候,孑然一身,一无所有,心中只怀揣着“痛快”二字。她一心想要打破虐文剧情,自由自在地过,无所顾忌地活。

但是,亲眼目睹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,以及与江雪声的因缘,稍微改变了她的想法。

如今,她心目中的“痛快”,就是改变这个世界。

“你会很辛苦。”

江雪声告诉她,“就像当年的我一样。”

舒凫:“是指调解婚恋纠纷吗?”

说完,她自己也笑了。

“没关系。”

她说,“我和你一样,不是为了别人,而是为我自己开心才去做的。”

“——况且,你会一直在我身边不是吗?”

……

“话说回来,凫儿。”

在众人离开魔域的路上,江雪声忽然想起一件事,便随意向舒凫问起:

“你送给南宫溟的那卷书,能否借我一观?我实在很好奇,那书究竟有何种魔力,竟能让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改变想法。”

“哦,可以啊。”

舒凫随口应答,“等着,我找他要回来。”

南宫溟伤势沉重,就连他麾下的医修都束手无策,侍从更是憔悴得像个老母亲。幸好,邬尧多年前挨过同样的一刀,知晓救治之法,众人便将南宫溟和他的几个亲信一同打包,整整齐齐地带出了魔域。

……原本是来魔域搞事,最后却打包带走了一个魔君,这谁能想到呢?

彼时南宫溟神志昏沉,但舒凫前来索要《核心价值观》,他仍然大为苦恼,流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抗拒之色:

“舒姑娘,这书我想留下……”

“放心吧。”

舒凫心平气和地宽慰他,“就当我向你借的,回头还你。”

然后,她便将这卷书转手交给了江雪声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江雪声只打开看了一眼,就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之中。

柳如漪和邬尧好奇,也都放下拌嘴凑过来一起看,一眼过后,他们同样陷入了沉默。

“呃,这个……”

《修仙界核心价值观》(手抄版),说是“手抄版”,其实是舒凫以神识记录,逐字逐句刻下的一份玉简。开篇撰写了详细的目录和阅读指南,主要包含几个部分:

一、理论篇

1、做一个健康快乐的修仙人(内容来源于21世纪大学必修课程《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》)

2、上古大能马克思这样讲(同样来源于大学必修课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》)

3、法外狂徒,难逃天网恢恢(法学院基础课程)

4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(社会科学学院基础课程)

5、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(西方政治学理论相关课程)

二、案例篇

1、那一刻,历史的车轮滚动(中国近现代史)

2、那一刻,天地也为之动容(感动中国人物精选)

三、实践篇

……

最后这一卷《实践篇》,其实就是舒凫将自己两世的所见所闻、江湖阅历,添油加醋美化一番,赋予到一个名为“贾枝冠”的角色身上,讲述贾枝冠在上述先进思想和先贤事迹指导下,度过了怎样一段充实而有意义的人生。

其中,自然也包括她在修仙界多年游历,亲身体验的一切。

童、齐、姜三家的恩怨,九华宗的变革,凌霄城的变质,花童的悲剧,凤仪门的恶行,不可说的上古传说……

玉简是以神识刻写,记录中融入了舒凫自身的感情,包括她每一丝幽微的欣喜,每一点难平的义愤。

简单来说,这卷玉简,就是她两世人生的分量。

“这……”

做师尊不易,江雪声看了都叹气,“对于极少离开魔域的南宫溟来说,这实乃一扇通往新世界的门啊。他若是不被感动,反倒说不过去了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舒凫依稀记得,原著中南宫溟爱上女主姜若水的瞬间,好像是女主在他受伤时照顾他,为他熬了一次药,令他惊为天人:

——哦,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孩儿啊!

相比之下,舒凫为了“感动”他而付出的努力,可以说是相当沉重了。

就连邬尧都面无表情地鼓掌:“看不出来,你这小丫头不声不响,胸中还有这等沟壑。”

“我们多复刻几份,回头呈报给掌门,请他过目,看看能不能从九华宗开始推行。”

柳如漪抿嘴笑道,“也让各位掌峰都提提意见,且看如何传授给新弟子,效果会更好些。”

舒凫点头:“九华宗对外门弟子几乎不设门槛,又有对外开放的讲经堂,凡人都能学习吐纳调息、强身健体的法门。从九华宗开始,自然是最合适的。”

“不过,这样还不够。九华宗外门,终究依附于各峰,摇光峰地方有限,也不好太过麻烦其他掌峰。”

“待事毕以后……先生,我想开宗立派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“……”

南宫溟苏醒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栋林间木屋,四面是一望无垠的苍翠竹海,碧波万顷,苍莽逶迤,风声如海浪起伏,听在耳中有一种独特的清凉之感。

“你醒啦?”

有个清脆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:

“你的下属在给你看着药炉,还有那个巫……巫妖王?他也在,这里是他的地方。我不放心舒凫前辈,一直在魔域边境等她,想要跟随她修行。可惜她说不方便照看我,就把我打发来照顾你,顺便等兄长过来接我了。”

“你……是……”

南宫溟视野模糊,看不见眼前少女的样貌,只觉得她好像一只活泼伶俐的鸟雀,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令人心旷神怡。

“我?”

少女的笑声如同银铃,“我叫季小北。”

“对了,你身边这卷……什么贾枝冠?好像挺有意思的,我刚才都读了半天了。你若是有空,不妨给我讲讲吧。”

最新小说: 兽世临时工 团宠大佬四岁半 农家小王妃 重生归来当明星 网游之互撩有罪 谋宸 进击的鬼兵 封神以后 被世界抹去的名字 我,长生者